各國對CFCs進行管控頗有成效

2016-08-17 22:51:52

     曾幾何時,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破洞被視爲地球環境危機的象征,人們飽受其害。近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英國利茲大學科學家的一項研究讓我們看到了希望:從2000年到2015年9月間,南極上空臭氧層破洞的面積減少了440多萬平方公裏,相當于英國國土面積的18倍。研究人員稱,雖然南極臭氧層的破洞已經開始閉合,但大氣内仍然殘留着很多污染物,其生命周期爲50~100年,估計臭氧層要到2050年至2060年左右才會完全修複。

  “保護傘”曾經四處破洞

  氧及臭氧層的出現是生物進化發展的轉折點。最初的生命隻能存在于海洋中,以防止紫外輻射的灼傷緻死。臭氧層的出現爲海栖生物登陸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安全”環境,爲生物上岸後的進化保駕護航。但人類活動一直在破壞自己的保護傘。

  說起人類初次意識到臭氧破洞的威脅,要追溯到1984年,當時英國科學家首次發現南極上空出現臭氧破洞。1985年,英國科學家法爾曼等人在南極哈雷灣觀測站發現:每到春天,南極上空的臭氧濃度就會減少約30%,有近95%的臭氧被破壞。從地面上觀測,高空的臭氧層已極其稀薄,與周圍相比像是形成一個“洞”,直徑達上千公裏,“臭氧洞”由此而得名。衛星觀測表明,此洞的面積有時比美國的國土面積還要大。中國大氣物理及氣象學者随後也發現,在被稱爲世界“第三極”的青藏高原,上空的臭氧以每10年2.7%的速度減少。

  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等機構估計,高空臭氧每減少1%,就會有額外2%的紫外輻射到達地球表面,嚴重損傷動植物,使人類皮膚癌患者增加10萬人,全球白内障的發病率将增加0.6%~0.8%,呼吸道疾病也會有所增加。還有研究表明,長期暴露于強紫外線的輻射下,會導緻細胞内的DNA改變,免疫功能減退。這将使許多發展中國家本就不好的健康狀況更加惡化,尤其會使麻疹、水痘、疱疹、瘧疾、肺結核以及真菌感染疾病等的患病率增加。

  臭氧層的破壞還會打亂生态系統中複雜的食物鏈,導緻一些主要物種滅絕。地球上2/3的農作物會減産,豆類、瓜類、土豆、番茄、甜菜等的産量或質量将會下降,導緻糧食危機。臭氧層還參與大氣環流,其減少會使地球大氣低層變暖、高層變冷,加重溫室效應。

  全球合作“補天”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介紹說,臭氧本身不穩定,受到氣象和火山活動的影響。但高空臭氧本身存在自然的生成和破壞的動态平衡機制。不幸的是,人類活動打破了這種平衡。

  人造的氯氟烴(CFCs)被廣泛用作氣霧劑、煙霧劑的壓縮氣體、泡沫充填材料及冰箱等的制冷劑。這些CFCs會在産品使用過程中被排放到大氣中,當它們受到陽光中紫外線的影響,會分解出氯原子。氯原子的活性極大,喜歡與其他物質結合,遇到臭氧便開始産生化學變化,使臭氧破壞而消耗。平均一個氯原子可以消耗10萬個臭氧分子。對臭氧層有嚴重影響的還有氮氧化物,典型的是一氧化氮,主要來源于微生物活動及飛機、汽車發動機。甲烷也被認爲是對臭氧層破壞有重要影響的物質。

  彭應登說,在意識到臭氧層破壞可能引發危害後,人類開始積極補救,國際上保護臭氧層的呼聲日漸高漲。1985年3月,《保護臭氧層維也納公約》的通過促進了各國就保護臭氧層這一問題的合作研究和情報交流。爲了進一步對CFCs進行控制,在審查世界各國CFCs生産、使用、貿易情況的基礎上,1987年9月《關于消耗臭氧層物質的蒙特利爾議定書》通過審議,正是這一“議定書”,爲今天的成績奠定了基礎。“議定書”要求每個成員組織(國家或國家集團)履行義務,包括凍結并依照縮減時間表來減少5種CFCs的生産和消耗;凍結并減少3種溴代物的生産和消耗。

  作爲臭氧層保護國際公約履約工作的一份子,中國的消耗臭氧層物質(以下簡稱“ODS”)替代工作已開展多年,對四氯化碳、CFCs等ODS産品進行了管控。彭應登說,中國基本是按照“議定書”的協議來做,許多地方政府也積極配合。比如北京市政府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間,專門開展了ODS替代的科研工作。

  環保危機意識不能丢

  彭應登說,雖然通過全球協作,臭氧層正在趨于變好,但我們也不能得意得太早。現在臭氧層的狀态仍然很糟糕,保護臭氧層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從全球層面看,每個國家對ODS的管控有差别,發達國家承擔的義務更多,做得也更好,發展中國家相對差一點。中國也存在中東部地區好于西部地區的現象。所以,不發達國家和落後地區還要加強對ODS的管控。從國家層面看,ODS物質的控制和削減,不光是環保部門的事情,更需要多部門協作。成立于1991年的中國國家保護臭氧層領導小組是跨部門協調的保障,今後還要發揮更多的作用。比如,家電制冷行業的ODS物質削減還有很大的潛力,雖然替代産品有了,但要完全淘汰落後的有污染産品,還需要更多努力。

  從個人層面看,彭應登表示,處于消費端的老百姓,其對産品的選擇偏好可以決定生産端生産什麽樣的産品。比如,在冰箱、空調的選用上,如果大家都選擇不含ODS的綠色産品,那就會對制造業起到引導作用。此外,建議大家合理處理廢舊冰箱等電器,在廢棄電器之前,除去其中的CFCs制冷劑;制冷維修師應确保在維護期間回收的冷卻劑不會釋放到大氣中,做好常規檢查和修理;企業老板可以留意公司現有設備,如空調、清洗劑、滅火劑、塗改液、海綿墊中哪些使用了ODS物質,并制訂适當的計劃淘汰它們。

  彭應登最後表示,臭氧層是一種全球性的污染,需要全球協作一起控制,各國會有一定的利益考量,即便這樣,我們依舊取得了可喜的成果。這也提醒我們,隻要我們有信心、肯努力、能落實,治理好局地性的水和土壤污染、地區性的空氣污染,并不是多大的難題。